麻豆无圣光

麻豆无圣光

其家适有三七若干,俾为末,日服四五钱许,分数次服下。服一剂,觉头目之疼顿减,眩晕已无。

 服小柴胡汤,以引少阳之邪透膈上出而无事出汗,原为小柴胡汤证治法之正则。是以方中栀子善清上焦之热,黄柏善清下焦之热,加甘草与三药并用,又能引之至中焦以清中焦之热也。

【附案】邻村高××子,年十三岁,于数日之间,痰涎郁于胸中,烦闷异常,剧时气不上达,呼吸即停,目翻身挺,有危在顷刻之状。而愚则谓,若先灸太二穴,脉仍不应,可再灸复溜二穴,灸时宜两腿一时同灸。

盖当其得病之初,医者纵知治以小柴胡汤,其遇热之剧者,不知重用石膏以清血室之热,遂致酿成危险之证,此诚医者之咎也。急用蓬砂五钱,煮至融化,灌下三分之二,须臾呕出痰涎若干,豁然顿醒。

继用苓桂术甘汤加天冬、浓朴,服两剂全愈。 又如大江以南之人,其地气候温暖,人之生于其地者,其肌肤浅薄,麻黄至一钱即可出汗,故南方所出医书有用麻黄不过一钱之语。

此际已疏方取药,方系熟地四两、生山药一两、野台参五钱。 《伤寒论》原文∶少阳之为病,口苦,咽干,目眩也。

Leave a Reply